“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 一直能伸看到你的家里 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能知道 ”——豆瓣 InKee ​​​​

0
0%
踩一下
(0)
0%

一到这个时候,我都不得不再次提示,删我帖的,操作限制评论转发我某一条的,屏蔽我某一条的,你将在第二天早晨起来发现自己肛门闭锁,科学无法解释​​​。(@谢泼德)

感恩节还是要过的,只不过我们都是火鸡。(@纯手动吹风机) ​​​​

揭开了幼儿园性侵这个盖子之后,以后推行学龄前后的性教育就不会遇到那么多神经病家长抵制了吧。揭开幼儿园产业这个盖子之后,中产阶级家长应该明白了钱不能让他的孩子独善其身,必须身体力行参与社会治理,推动社会进步了吧!(@老编辑不上班)

我小时候一直痛恨幼儿园。一共上过两个,前几天哭的撕心裂肺,我爸也不理我,照样往里送。这不是简单的分离焦虑,事实是,幼儿园的老师无一例外都是冷酷、势利,敷衍家长,敷衍小孩。讨老师喜欢的都是长相讨巧、嘴巴机灵的小孩儿,其他孩子,不过牛马一样任老师驱逐,甚至羞辱。幼儿园是我一辈子的阴影。真的,不夸张。(@胡马跑沙)

关注人日很多年,最初的动机是什么,我已经忘了,总之我就是这么做了。有的号说人日”连篇累牍,从不缺席”,我不能同意,有一件事我印象倒是很深,就是”低端人口”在大冬天里被赶上街的那个晚上,人日发了”防冻小妙招”,大概是些多运动搓耳鼻的招。它当然不是故意的,但是这事太讽刺,它太中国了(@君达乐的慢先生)

你国男的饮茶分两种风尚:一种是弄个保温杯或者罐头瓶子(讲究用毛线杯套,茶酽酽的,七八十度就开始吸溜,凉了咕咚咕咚灌,饮驴似的;另一种是搞茶道的,有腔调,烂树根改个桌子,桌面包浆,体制内中年男子的脸一样,几把一样丑的茶壶往小茶碗里倒,咂一口还细品,验尿似的。勿要饮茶了旁友们!真的。 (@当代生活观察)

你国没有神父,中年男性幼教填补了这个空缺。 ​​​​——Chewing_Gun ​​​​

感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机械鼠标过几年也要火起来…….届时会按滚球的硬度分为黑鼠,茶鼠,青鼠等等

中文:我喜欢上班。
误译:I like to go to work.
正译:I like to screw/fuck my job.

其实想想那些孤儿院里的孩子,还有在偏远地方的留守儿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黑暗,不曾被这光辉的大陆照亮啊。

楼下的电视从早上七点天气播报、晨间家庭剧、午后抗战剧一直响到晚间新闻复读,提醒我不能过这样的退休生活;楼上的租户从晚上八点开始叮叮当当炒菜兵兵乓乓吵架十二点后轰轰隆隆洗衣服偶尔还噼噼啪啪抓革命促生产,提醒我不能过这样的上班生活……#看书做作业一定要学会专心听耳机#

一种幻觉:别人的悲惨境遇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不够聪明,不够勤奋,而自己用努力赢得了目前的体面生活。一种醒悟:都是光着屁股高空走钢索,没有气垫,没有安全网,只有摔下去的时候才知道先前自己的心理优势是个多么大的讽刺。 ​

@茨冈女神:一位先生讲他在英国坐火车的经历:通常我都是买二等非指定席,因为一等要贵一倍。那天不知为什么人特别多,二等车厢挤得满满的,我只能站着,眼看一等车厢空空如也,我想起教科书上说资本主义社会曾经把牛奶倒进海里也不肯给穷人喝……正想着列车长就来了,叫所有站着的人去一等车厢坐。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鲁迅

长大后才明白,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原来还有红黄蓝。 ​​​​

看到董浩发的这条微博,“我的小朋友们”简单几个字而已,却足够让人委屈到泪目。

“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 一直能伸看到你的家里 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能知道 ”——豆瓣 InKee ​​​​

猜你喜欢

index 视频 图片 GIF 事件 邪恶的GI

Copyright 2008-2015 NEXTOV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VR2.TV